金海湾首页 | 分类信息 | 招聘 | 房产 | 黄页 | 论坛 | 博客 | 新闻热点
金海湾  >  论坛首页  >  时事评论  >  女子被困积水涵洞遇难,救人者:没及时把人救出来,心里不舒服
发帖回帖
返回列表
女子被困积水涵洞遇难,救人者:没及时把人救出来,心里不舒服
楼主
来源:ki12545928 7/29/2021 10:22:00 PM

7月20日下午4点17分,被困在郑州黄河路与沙口路交叉口附近涵洞的何慧丽,最后一次拨通向大哥求助的电话。此处涵洞多,家人没能找到确切位置。


何慧丽最终被循着呼救声赶来的好心人李经科捞出水面,但还是晚了一步,她不幸遇难。


7月26日,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提及此事,李经科深感遗憾和歉意,“我觉得我耽误了(救人时机),没及时把人救出来。这几天每次想到这事,心里都不舒服。”

7月23日,家属在涵洞里找到何慧丽的电动车。受访者供图


“能不能找人帮帮我”


7月20日下午3点,47岁的何慧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


她在东风路上的世纪联华超市做促销员。同事刘燕见到正从超市往楼下走的何慧丽,“外面雨下得特别大,你不要走了。”看她准备离开,刘燕劝了一句。她们是一个货柜上的搭档。刘燕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拦住何慧丽,也不知道她究竟几点离开超市。


据中央气象台消息,郑州7月20日16—17时,一小时降雨量达到201.9毫米。这几乎占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(640.8毫米)的三分之一。


下午4点17分,大哥何家民接到妹妹何慧丽的电话:“哥,你能不能找人帮帮我?我在黄河路涵洞里。”说完电话就挂断了。


涵洞是何慧丽回家的必经之地。这里离超市有不到6公里,如果是白班,她3点下班后,会在天色尚早时骑着电动车路过。穿过这里,能看见一墙向上攀去的爬山虎,继续往西南走,家就在不远处。


等了一分钟,何家民不见回音,便赶忙拨回去。“救命啊!救救我!”电话里传来妹妹的喊声,但只一句,电话便再次掉线,此后再也没联系上何慧丽。


李经科听到了这声求救。


24岁的他在涵洞旁边的郑州铁路局郑州电务段工作。单位离涵洞很近,他看到附近的积水从下午两点开始慢慢上升,到4点的时候,已经快漫到涵洞上沿。


这是一处建在火车道下的涵洞,从沙口路、黄河路交叉口往西南走,经过一段下坡路就可到达,涵洞内中间两条机动车道,两侧、挨着涵洞墙的位置,还用栏杆隔出了非机动车道。继续往前,这里有多个涵洞。


下午4点刚过,李经科和一位同事在室外巡查单位的进水情况。雨下得还很大,两秒钟,衣服就淋透了。



“救命!”他突然听到有人喊。声音不大,勉强能听到,他循着声音找去,但慢慢地听不见呼喊声了。火车道上找不到人,两人又来到涵洞楼梯口,隐约看到有个人在桥下面的水里。

7月25日,事发涵洞墙壁上留有多条污泥痕迹,最高的一条接近涵洞顶部。新京报记者 彭冲 摄


来不及的营救


呼救的正是何慧丽。李经科赶紧跳下楼梯。“那个位置就在桥沿正下方,水特别深,跳下去脚就沾不到地了。”等李经科游过去,发现“人已经不行了”。


同事找了一根绳子,从火车道上顺下来准备把人拉上去,李经科觉得行不通,他担心绑不稳人再摔下来。“而且她已经呼吸困难了,我不想用绳子勒着她。”慌乱中,另一个陌生人也游过来帮忙。两人一手游泳,一手架着何慧丽,总算把她托到楼梯口处的平台上。


从捞人的位置到楼梯口只有十来米,但即便是从小就识水性的李经科,也已经累到虚脱。几个人没有放弃何慧丽,通话记录显示,他们轮番打110、120、119等求救电话,但都占线没有接通。


何亮接到大哥何家民的电话后,赶忙也联系二姐何慧丽,但呼出的电话始终无人应答。


他们兄弟姊妹4人,除了大姐外都在郑州生活。下午四五点雨水正猛,何亮和一家人蹚着水往黄河路的涵洞赶。


何亮离事发地只有四五公里,一路上他连游带蹚,就是不见何慧丽的踪影。黄河路上涵洞多,路上水已经齐腰,他们不知道何慧丽被困在哪一个,一家人在涵洞边上无计可施。


直到21日早上5点多,路上的水才退下一些,何亮继续沿路找。在黄河路与沙口路交叉口西南方向的第一个涵洞外,见到了姐姐的遗体。


得知有家属来寻人后,李经科想去和他们道歉,但看到这些悲伤的家人后,又不忍上前打扰。“我觉得我耽误了(救人时机),没及时把人救出来。水太大了,从我听到呼救,到我看到她漂起来,几分钟的时间人就不行了。”他感到遗憾,“这几天每次想到这事,心里都不舒服。”



事故发生的第二天,郑州交警在微博发布积水路段提醒,称“黄河沙口东涵洞积水东西双向断行”;此后两天,“沙口路黄河路涵洞”也被郑州交警列为积水点之一。


7月20日,何慧丽打卡上班的截图。受访者提供


“姐姐做饭很好吃,很疼爱孩子”


与姐姐告别,何亮还没做好准备。


这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姐姐,从小把他带大。“我们农村都说’引孩儿’,从小都是我姐引着我。”五年前,何慧丽从周口来到郑州,她才47岁,去年刚在郑州贷款付了首付买了个二手房,在家人眼里,这算是在城里站稳了脚跟。


但她的生活并不宽裕。夫妻俩商量着,何慧丽每个月三四千的收入,负担房贷,丈夫打零工收入不固定,负责照顾家里的生活。


在何景顺眼里,二姐“浑身上下都不闲着”。在扶沟县老家,何慧丽还有七八亩地,农忙的时候,她还要赶回去种地。


从老家回来,何慧丽总会带点东西给弟弟送去。有时候是菜,有时候是别的。事发前几天,何亮最后一次见到姐姐,她又带了菜来,至今还在家里的冰箱放着。“姐姐做饭很好吃,经常炸个丸子或做点好吃的给我们。她不会什么,但是很疼爱孩子们。”


何慧丽在超市的工作是卖牛奶。每天早上,她都要赶来上货,冷柜有五层高、七八米长,她得把牛奶一件件摆上去。用同事刘燕的话说,这份工作不算累,但是冷。“要穿长裤长袖,每次一碰那些牛奶,都觉得凉得慌。”


她与何慧丽相识才两个月,但还是觉得何慧丽“人很好,挺实在”。印象里,何慧丽说话快、嗓门儿大,干活利索。自己刚来的时候,很多东西都不懂,何慧丽全都告诉她。货柜在超市三楼,有时刘燕有搞不清楚的,就打电话给何慧丽,即使是在吃饭,何慧丽也会从二楼休息室赶过去帮她。



第二天,刘燕因为害怕积水没去上班。22日,刘燕到超市上班时,看到一位和何慧丽关系很好的同事在哭,才知道何慧丽遇难的消息。

何慧丽生前工作的超市柜台。新京报记者 彭冲 摄


7月22日,当地警方开具了何慧丽的非正常死亡火葬介绍信,死因为“溺水”。第二天,积水退至脚踝,家人返回何慧丽遇难的涵洞,找到那辆倒在墙根的黄颜色电动车。


25日,郑州放晴了。马路恢复干净,超市迎来了往日的热闹。三楼的牛奶货柜旁,促销员系着蓝围裙,等着顾客过来。这里曾是何慧丽的“工作台”,旁边的工作人员见到过几个在那里工作的导购,但不知道谁才是何慧丽。


事发涵洞的积水已经排空,偶尔有洒水车经过,一辆沾满污泥的黄色单车立在路边。涵洞内的墙壁有些斑驳脱落,一条清晰的水迹印在一米多高的地方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刘燕、何家民、何亮为化名)


新京报记者彭冲左琳



校对李立军






回复该贴      
发帖回帖
返回列表
 回复主题
          预览